一只厌北

厌北
阿某是神,不接受反驳

我永远爱断罪兄弟,他们怎么这么好!!!

目前掉进了巳辰的坑底,是个兄弟吹

十二大战 巳辰
小英雄 轰出
凹凸 瑞金 微嘉金
王者 白鹊 微邦信
全职 叶黄

偶尔发些垃圾小画和垃圾小文

最近主要吃的cp就这些了,非常希望十二大战能火起来

这样我就能有更多的巳辰粮吃啦/妄想

非常好说话,只要不触碰底线,我保证乖乖的。

啊对了最后欢迎扩列
QQ2732466402

“就由我来给你祭奠”

情头√
p3来源,是qq系统头像
我就是控制不住我的手

断罪扎心,扎爆我心
怎么怎么虐啊orz😭😭😭
特别是辰哥听到只能活一人那里的迟疑😭😭😭
我死了😭

【巳辰】积田长幸生日到了猜猜刚保给他送了什么

辰哥生日快乐!!

辰哥怎么这么好!吹爆辰哥!

*巳辰向

*有幼年私设





“说起来今天还是你户籍上的生日吧。”

积田刚保理了理衣服上的皱褶,回头看了看瘫倒在沙发上的积田长幸。

“是的...吧。”长幸怀中抱着一包薯片,他拿起薯片往嘴里塞去,声音有些模糊不清。

刚保对这似乎有些无奈,他叹了口气,三两步走到沙发旁从长幸手中夺过薯片。

“干什么啊...”长幸皱了皱眉,伸出手想要把薯片拿回来。

“大早上就吃垃圾食品对身体不好。”刚保也把薯片高举起来,长幸够不着,那幅画面看起来就像是在欺负小孩子一样,但此时在刚保面前的可不是什么小孩子,而是比他还要大一点点点点点的兄长。

“那样的事情无所谓啦,快把薯片还给本大爷。”长幸似乎有些不耐烦,索性也不伸手去拿了,而是想用「兄长」的威严来命令他的弟弟。

不过在某些程度上比他还要恶劣的积田刚保当然对种命令无动于衷,而且也抛下了一句话。

“哥哥最好不要再让我看到你大早上吃零食哦,不然我们会有一阵子都与它们无缘了。”

刚保边说着还边笑,像是找到了什么乐趣样的。长幸没办法的别过头去,小声地嘟囔了一句。

“好...好啦...”

刚保满意的点了点头,把薯片还给了长幸,又理了理头发,看样子是准备去赌场了。

“那么哥哥,晚上见。”

说完便关上了门。

“......”

长幸看了看玄关,不顾弟弟之前的威胁,继续拿起薯片吃了起来。

——反正那家伙也只是说别再让他看到,那他看不到就无所谓了吧。

“叮——”

手机突然传来收到信息的声音,长幸随手拿起一看,“哥哥别忘了我的话啊。”

长幸背后一凉,他低头看了看薯片,在确认好刚保没有放什么微型摄像头之类的东西后继续不管不顾悠闲的吃着薯片,并发出“是不是天气有点凉要加衣了”这样的感慨。

——不过之前刚保提到了生日啊......

长幸想了想自己的生日,嗯...并没有什么好期待的。对于什么都不想要的积田长幸来说,生日,愿望什么的都无所谓。

从小接触的东西都是家族优先准备的最好的,一切一切都是被安排好了的,大概是因为从小就习惯了这样,导致现在的积田长幸确实对这些都没大多兴趣。

说起来家族给他的六岁生日礼物还是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呢,在普通孩子都准备上小学的时候,小长幸却正在被家族灌输杀人的思想教育,也不知道是该说幸运还是不幸。

不过那时候小刚保送给小长幸的礼物就很有意思了——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深褐绿还吐着信子的蛇,听刚保说貌似还是刚抓的为此刚保还被咬伤了手,不过小小的刚保看上去一点都不在意疼痛,他小心翼翼的把笼子举起来给小小的长幸看。

结果是伤口因为没有及时处理发炎了,小刚保被家族狠狠的训斥了一番,当然小长幸也没有避免。事后,小刚保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他紧紧的抱着小长幸不肯撒手,最后还是小长幸一直在安慰小刚保。

“好啦别哭啦,还有本大爷呢……”

思绪被拉回现在,长幸有些发愣。

——为什么小时候的刚保和现在的刚保这么不同啊,小时候那个可爱的弟弟哪儿去了啊……

而且虽说是生日,也只不过是个户籍上的假生日,为此长幸还不爽过一段时间——为什么本大爷的弟弟生日却在本大爷前面啊,可恶……

即使是生日,长幸的生活也没有因此有丝毫的变化。照样该吃吃该喝喝该看电视就看电视该看书就看书,他大概都习惯这样悠闲的生活了。反正还有个弟弟在外面赚钱,经济来源完全不用担心。

昨晚睡得有些晚,长幸打了个哈欠,他丢下薯片,随手拿起一个枕头抱在怀里准备补觉了。

………………

长幸感觉自己走在一条陌生的小路上面,路边没有花也没有树,虚无的只剩他一人。

“长幸……长幸……”孩童特有的稚嫩喊声惊扰了长幸,长幸有些疑惑的回头。

“...诶?”

还没长开的小圆脸,淡金色的眼瞳,眼睛下面有些发红,手里拿着一只笼子,笼子里面关了一条蛇,那孩子的手上还有一个不小的伤口。

——这这这不就是刚保的小时候嘛!?

“长幸...?”

长幸摸了摸自己的脸,也比原来小了两号,他有些失神,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面前的小刚保有些疑惑,他拉了拉长幸的衣服,一遍一遍的喊着他的名字,眼里全是兴奋。

“长幸你看我给你抓到什么了!”刚保把手里的玩意举得老高,还晃来晃去的。

“那样的话它会死掉的吧。”长幸看了看笼子里奄奄一息的蛇,心里却在打量着面前的刚保,淡紫色的头发被弄的乱七八糟的,衣服上面脏脏的一大块不知道是什么。

这不就是他六岁生日时发生的事吗?

“诶诶抱歉长幸我太兴奋了,”刚保立马停止了晃笼子的举动,见长幸没有什么反应又补充了一句,“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抓到的!”

“是是...”长幸随意的点了点头,比起那蛇他更在意的是刚保手上那个不小的口子。

“我以为长幸会很喜欢的...”刚保的声音阉了下去,他撇了撇嘴,看上去失落极了。

长幸本来是打算说喜欢糊弄过去的,但此时他又有了新的想法,他学着长大后的刚保重重叹了口气,小小的眉头皱在一起,看上去有些好笑。

“是啊,本大爷一点都不喜欢这个礼物,为了这个你居然还把自己整成这个落魄的样子,待会可别疼哭了,丢死人了。”长幸移开视线,望向远处的空白,声音低了起来,“明明你也知道比起这个本大爷更在意你吧...”

虽说是责备的意思,但用孩童的语气念起来听着却像是心疼。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他本来就心疼啊。

——伤口再不处理看上去会化脓的样子,这家伙真能忍啊...

伤口已经不流血了,血痂黏在了衣服上面,待会撕下来应该会很疼。

“我才不会哭呢!我可是很厉害的!”刚保挥舞着小小的拳头,不料撕扯到了伤口,疼得他眉头一皱几乎要流出泪来,但他还是咬着牙说,“我才不在乎这点疼痛呢!”

——不变得厉害的话,怎么保护好哥哥啊。

连大人都可能容忍不了的剧痛,更何况是6岁的小孩子呢,但刚保还是笑着的,看起来就像真的一点都不疼。

——什么啊...最后还不是抱着本大爷哭得个稀里哗啦的......

长幸看了看刚保的伤口,又看了看自己。

——如果现在发生的事真的是本大爷的六岁生日的事,那本大爷身上也应该有那个东西啊...

他一摸口袋,果然摸出了一个小黑匣子,长幸打开一看,是一把袖珍匕首。

“好小,不过这样也足够了...”长幸拿起匕首往自己身上刺去,“那么——”

“咚——”刚保的瞳孔紧然收缩,手中的笼子掉落在地上,反应过来后他用自己最快的速度扬起手想要阻止长幸的下一步动作。

“撕拉——”

一块白色的布片落在了长幸手中,长幸还没反应过来,手中的匕首就被人一夺,丢到了几米远的地方,借着长幸就感觉自己被人紧紧抱住了,弄着他有些喘不过气。

“刚保......?”

刚保没有回答,只是本能的抱紧了长幸,长幸这才意识过来。

——啊...忘了......这个弟弟还只是个小孩子啊......

他慢慢轻轻的拍着刚保的背,“没事了刚保,没事了……”

不知道说了多少遍“没事了”后,刚保才慢慢恢复神志,他抱住长幸依然不肯放开,伤口已经被刚保之前的动作也撕扯开来了,可是连激烈疼痛都忍住没有哭的刚保,一下子就流出了几大滴眼泪。血和眼泪都流到了长幸的身上,这下好,长幸也像挂了彩一样了。

“唔嗯长幸,你怎么可以把匕首对着自己啊!要是,要是不小心伤到自己了怎么办!!呜嗯——”

刚保哭的上气不接下气,长幸一直在拍着他的背,神情有些慌乱,也没料到会发生这种情况。

“好啦好啦刚保别哭了,本大爷不还好好的吗,没事的,别哭了。”

不管是小时候的积田长幸还是长大后的积田长幸,都对哭泣的弟弟没有半点办法啊。

“要是长幸你受伤了我怎么办!”刚保终于松开了那个拥抱,在六岁儿童的认知里,受重伤就会死去,而死去的,就再也不会回来了。他死死的抓着长幸的手,长幸不由得有些吃痛,他刚想要刚保轻点时却对上了刚保的眸子。

淡金色的瞳孔里全是委屈和恐惧。

——就这一次。

长幸听见自己对自己说,然后身体不受控制的紧紧回抱住了刚保,两个小小的身影相抱在一起,就好像再也不会分开了。

“有你这个麻烦的弟弟在本大爷怎么会离开啊...”

………………

“叮——”

信息的提示音成功的打断了积田长幸的睡眠,长幸坐起来,有些迷糊的摸了摸脑袋。

“啊...哈......”长幸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已经是晚上了吗...?”

也就是说他睡了一天?

“虽然虚度了一天的时间不过也没关系了,能见到小时候的刚保还是不错的啊...”

长幸坐了半响才去拿手机,显示收到一条新信息。

“哥哥下来吧,有东西要给你看。”

——......?搞什么啊......

长幸打开窗户,清冷的空气使他冷不防的打了个激灵,底下的路灯旁边果然站着积田刚保,路灯橘黄的光照在他的身上,显得格外不真实。

“......还是下去看看吧...”

长幸又打了个哈欠,随手拿起一件大衣下了楼。

现在大概是八九点的样子了,天色还不算非常黑,长幸隔着很远就看到了那个路灯旁的人影。

“干什么啊,刚保...”

“哥哥看上去很糟糕呢。”刚保也朝着长幸走过去,顺便半倾下头帮他扣好了衣服上的口子。

“睡了一天而已。”长幸盯着面前毛绒绒的脑袋,用脸蹭了两下。

“有没有梦到我啊...”刚保故意将“我”的发音拉的悠长,金黄的眼瞳里有些期待。

——有啊,梦到你抱着本大爷哭的稀里哗啦的,鼻涕眼泪一大把,蠢死了。

当然积田长幸是不会那么回答的,在某些方面他一点都不坦率。

“有啊...梦到你送本大爷一打大背心。”

“其实这个建议挺不错的。”刚保有些好笑,他轻轻的端起长幸的有些苍白的手。

“是吗,本大爷才不会穿背心呢。”

刚保没有再回应什么,他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小盒子,然后单膝跪下,风声都好像停止了。

长幸听见刚保说。

“跟我在一起吧,长幸。”

然后他把盒子中的银色的戒指戴到了长幸的无名指上。

长幸反应过来后立马甩开了手,转过身子想要快步走开,太丢人了。

——这个笨蛋......

“长幸?”刚保对长幸这样的反应感到有些奇怪,他疑惑的喊了一声长幸的名字。

“要喊哥哥啊不肖弟弟...”长幸的声音传过来,“还有...不是早就在一起了吗......”

——太丢人了......

背后的人似乎是那么笑了一下,接着他的声音也传进了长幸的耳朵里。

“长幸——”

“生日快乐。”

————————————————————————————

Fin.

emmmmm有个小小的后续。

“长幸你许了什么愿望啊?”

“笨蛋,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

“这样啊...”

空气寂静了一会,长幸叹了口气,“哥哥和弟弟永远不会分开。”

“本大爷许的愿望是,哥哥和弟弟永远都不会分开。”

…………

说来也好笑,愿望说出来,真的就不灵了啊。

明明发下“永远都不分开”这样的誓言,刚保却在大战还没开始时就死去了。

长幸没有任何表情,他只是,只是感觉,心脏被人抽走了,然后他在没有人注意的地方,轻轻的,轻轻的说了一句。

“原来愿望说出来,就真的不灵了啊......”

当长幸也被杀死变成忧城的傀儡,不,是朋友时,两具尸体再次站在了一起。

「那么,那个愿望到底有没有成真呢?」





看到微博上的官方先行图了,辰哥笑起来简直不能太温柔,真的特别特别喜欢辰哥啊!!

石乐志_(:3」∠❀)_

积田长幸:真是的不肖弟弟哪去了啊,本大爷的薯片都没了

【巳辰】长幸说他跟刚保告白了但刚保表示???

*巳辰向

*超短注意

我爱断罪兄弟!我爱死这两个小混蛋了!






即使真的赢得了大战,真的能许愿让他复活,但回来的,也终究不会是那个人了吧。

所以说啊,这些不过是积田长幸的臆想罢了。

辰之战士艰难的抬起头,他能很清晰的感觉到身体被斩断的疼痛,血从比雨云层还要高的地方撒落下去。

——好……痛啊……

“你不知道吗,龙君,兔子呀,是可以跳到月亮上的哦。”

卯之战士说的那句玩笑话仿佛还残留在积田长幸的耳边,不过此时他什么也听不见了,可是他突然就很想看一次星星。

——已经有多久没有在一起看星星了呢?

在短暂而又漫长的几十秒中,积田长幸的眼前出现了类似于走马灯的东西。

薯片,电视,战斗,谈判,积田刚保……

——啧,看起来真糟糕啊……

骗人。

积田长幸在最后一刻也依然犟着嘴,他移开视线,望向还咬着他手臂不松口的弟弟的脑袋。

其实很喜欢吧。

——本大爷怎么可能会喜欢……

被咬住的地方传来麻麻的感觉,一定咬的不轻。

——真是的,本大爷的不肖弟弟一点都不顾及兄弟情面啊,痛死了啊……

但没被咬着的另一只手却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颤抖着伸向弟弟的脑袋。

“刚…保……”积田长幸用最后的一点力气喊出弟弟的名字,却又不知道下句话该说些什么。

但是不管是死到临头的遗言或是告白,他都说不出口了,力气已经耗尽了,连保持睁眼都成了一种费力的举动。

——刚保,本大爷喜欢你啊。

一直以来藏在心里最深处的话终于被毫无遮掩的暴露了出来,虽然没有人能听到。

原来看星星只是借口啊。

只是想和积田刚保一起而找出的借口罢了。

手终于碰触到积田刚保的头发了,跟他一样的,紫色的,头发。

——好软。

即使是在快要死了的这种时刻,积田长幸也开了小差。可是碰触脸传来的温度,却是属于死人的。但这些已经不重要了。

属于积田长幸的时间,还剩下几秒呢?

虽然一直在嘲笑弟弟还没开始就被杀死并且还成为了别人的傀儡,但是其实啊,看到弟弟人头落地的那一刻,他自己也在颤抖吧。

可他不能表现出来,因为那样不像他。

弟弟死去也好,输了大赛也罢,明明这种对什么都无所谓的态度,才该是属于他积田长幸的…吧……?

可是看到弟弟死去的那一刻,积田长幸第一次有过认真的想法,他想赢,他想许愿,他想……

让那人回来。

然后,再拉着一脸不情愿的刚保看一次星星,在满天的繁星下告白,观察对方半信半疑震惊的表情,一定很有意思,最后在黑夜的见证下交换一个缠绵而激烈的吻。

可是现在这些都实现不了了。

即使真的赢得了大战,真的能许愿让他复活,但回来的,也终究不会是那个人了吧。

所以他又产生了逃避大战的想法,他躲在高空上,离地面那么遥远。为什么长相没有任何差异的兄弟,一个在天,一个却在地上呢?

他无时无刻都在观察地面上的情况,不,是观察地面上弟弟的情况。

虽然他永远,到死都不会承认。

在臆想的这几十秒里,对积田长幸来说,却那么漫长,但他最终还是闭上了眼睛,他太累,也太痛了。

属于人类的温度悄然消释,换来的是冰冷的尸体,积田长幸再次睁开眼睛——

回到地面上的忧城歪了歪头,

“兄弟的缘分,真的,死都不会尽吗?”

没有人回答他,因为站在他身边的,只不过是几具尸体罢了。

Fin.

——————————————————————————————

看了小说后我的脑子里全是刀π_π

真的看到“哥哥和弟弟再也不会分开了”那里特别难受,只想大喊一句西尾老贼我cnm

还有虽然弟弟到现在一句话都没说但我还是爱死他了